不是冤家不聚头最新章节-苏落白忘川小说阅读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短篇 >> 

不是冤家不聚头

不是冤家不聚头小说

不是冤家不聚头

作者:小米
来源:阅庭
分类:短篇
时间:2020/07/04 15:01
已完结
开始阅读
章节目录
查看更多>
作品简介

《不是冤家不聚头》最新章节哪里有?苏落白忘川小说不是冤家不聚头主要讲的是:白忘川与苏落的婚姻就像是一场儿戏,当初两人是谁也看不上谁,可是偏偏两人就被父母逼着成了亲,在互相嘴上嫌弃,内心欣赏的作势上,渐渐对彼此产生了深厚的感情。

精彩节选

与苏杭谈好条件后,白忘川看着苏落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,在她眼里,苏落就是行走的银票啊!

但是苏落就不愿意了,只不过碍于苏杭的威严,他不得不屈服,苏落主动找到白忘川。

“既然你我都是被逼的,那么我希望你我之间夫妻的关系还是不要公开的好。”

白忘川点点头,这个苏落总算是聪明了一会:“自然,你能这样想是最好的,外人面前你是你的县太爷,我还是我的小衙差初九。”

达成共识后,苏落转身就走了,这是第一次与苏落如此愉快的聊天,白忘川还幻想着以后和苏落聊天都能这么愉快。

这日苏落起了个大早,功夫不负有心人,今日终于有人来报案了。苏落连忙让捕快将人带进来。

这是百花楼的一个歌女,她红着眼,一路哭哭啼啼的来到大堂,但是她跪在下面后,就一个劲的哭,也不说话。

白忘川有些烦躁,于是她大声说道:“这位姑娘你有冤屈且直说,莫要一直在大堂上哭哭啼啼,成何体统?”

苏落敲了敲惊堂木,那歌女才止住哭声,抽抽搭搭的说道:“小女子白露,昨日在百花楼接了客人,回到房中就发现我儿不见了,寻了一日也未见踪影……”

苏落问道:“那昨日是在何处丢的,你最后一次是何时见到的?”

“回大人,昨日申时我被妈妈叫出去,当时他还在房里睡着,我戌时回房,就不见了。”

白忘川看着苏落一副严肃的表情就觉得离谱,这勾栏之中又如何会有孩子,八成是养的阿猫阿狗。

可是就在白忘川想提醒苏落的时候,苏落却说道:“你且带本官去瞧瞧。”

见苏落一脸期待的样子,白忘川也不好扫了他的兴,带着几个人就随苏落去了那百花楼。

阿四走在前面,他对百花楼甚是了解,带着苏落径直来到白露的房里,苏落巡视了一番后,满眼的失望。

苏落回头对白露说:“你丢失的可是一只猫?杂色的?”

白露连连点头,还不忘拍苏落的马屁:“大人真是神了,白露还未说是一只猫呢,大人就连花色都猜出来了。”

白忘川还以为这苏落只是一个书呆子,没想到他的观察能力这么犀利,一进门就知道丢的是一只花猫。

苏落没接话,在房里转悠了几圈,最后来到打开的窗户旁,他用手摸了摸窗台,然后说道:“本官大概已经知道了,你且等消息吧。”

说完就带着人离开了,白忘川一愣一愣的,这就结束了吗?还是说他就是不想给人家找猫,故意搪塞人家的?

可是半路上苏落并没有回衙门,而是带着白忘川来到郊外一个荒废的小院子里,还没等白忘川问为什么会来这里,就听见了小猫的叫声。

白忘川快步走了过去,却看见一个用衣服等杂物堆积而成的小窝,里面还有几只小奶猫。

一旁有一只白色的母猫静静的躺在那里,似乎是快要不行了,白忘川快步走上前去,发现那只母猫已经没了气息。

就在白忘川准备伸手拨动那只母猫的时候,苏落忽然大声制止她:“别碰,有毒!”

白忘川吓得一个激灵,连忙把手收回来然后后退了几步,她疑惑的看着苏落,问道:“你如何得知有毒?”

“你瞧那猫的周围,全是呕吐物,且这儿的空气中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,我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曼陀罗。

那是一种可以产生幻觉的毒物,有剧毒,一般是用来审问犯人的,怎会在此地出现?”

说着,苏落似乎陷入了思考,白忘川虽然听说过曼陀罗,但是这还是她第一次见,苏落竟然能这么准确的认出来。

不得不承认,白忘川对苏落这么敏锐的洞察力还是很肯定的,虽然平时这货跟个二愣子似的,这大概是所谓的术业有专攻?

没多久,一只花色的猫突然从后面窜出来,一脸戒备的看着二人,这时苏落说道:“这只应该就是那白露的猫了。”

不等白忘川问,苏落就解释道:“刚进门的时候,我就在白露的美人榻上看见了猫毛,有几种颜色,所以我猜是一只花猫。

窗户上有残留的一段花茎,来这里上任的时候我就把这里都转了一遍,那种花在这里才有,

被人圈起来养的猫一般对宅子会有莫名的依赖感,但是不会名目张胆的跑到其他人家,所以我猜它应该是在这废宅中,那几只小奶猫应该是它和那母猫的孩子。”

白忘川点点头,却未曾在苏落的眼里看见任何的骄傲之色,似乎他说的好像是大家都知道的,她又突然觉得,苏落正常的时候还是不讨厌的。

于是白忘川说道:“那我们现在把这猫给白露带回去?”

“不必。”苏落摇头,“这母猫刚死,它多少是受到了惊吓的,过几日让白露姑娘自己来领就行,这小猫在这,它想必也不会离去。”

白忘川点头,觉得苏落说的有理,就在白忘川准备喊苏落回去的时候,苏落忽然大步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。

白忘川紧跟其后,没走几步,白忘川就隐约闻到了一丝血腥味,苏落将杂草拨开,赫然显露出一大滩的血迹。

大家都在看
读过本书的人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