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独家小说)罗开怀朱宣文小说-我的妄想症男友完整版阅读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言情 >> 

我的妄想症男友

我的妄想症男友小说

我的妄想症男友

作者:叶子
来源:网易云
分类:言情
时间:2020/07/04 11:20
已完结
开始阅读
章节目录
查看更多>
作品简介

独家小说罗开怀朱宣文《我的妄想症男友》完整版阅读这里看,罗开怀朱宣文小说讲的是朱宣文一直都患有妄想症,而罗开怀正巧就是心理医生,她在心理学上是个天赋异禀的天才,可是在生活中却是个不折不扣 的白痴。

精彩节选

西郊的景致很美,路宽,车少,连植被都修剪得比别处更精致。罗开怀在距别墅区很远处下了出租车,一手拖着行李箱,一手拿着写有地址的卡片,一座别墅一座别墅地找过去,最后停下时,心中感受已不能用惊讶来形容:饶是一路的房子都各有特色,这一座也还是太奇葩了。

青砖高墙,朱漆大门,门上一方黑漆牌匾,匾上金光闪闪两个大字:朱府。门前还有两座石狮子,若不是墙上挂着统一样式的门牌,她几乎要怀疑自己是误闯了影视基地。

她站在门前,有片刻的出神。

门没有门铃,只有一对龙形门环,她走上前去,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拿起来叩了叩。没人应,她试探地推了一推,门竟开了。她小心翼翼地走进去,正想看看里面是不是更奇葩,却忽听“嗖”的一声,一团黑影腾空跃起朝她袭来,她本能地向后一闪,黑影贴着她的鼻尖飞过去,轻盈地落地,迅即一个转身,朝她汪汪大叫。

是只黑色狼犬!

陡然浮起一身虚汗,她强忍着腿软安抚狗:“乖,宝贝乖。”

狗却叫得更凶了,她飞快地思忖,接着慢慢打开手包,撕下许多笔记纸,团紧实了,又用塑料袋包好,拿出来在狗面前晃动:“宝贝看,姐姐给你好吃的。”说着奋力朝远处抛去。

塑料袋前一天装过牛肉饼,应该还留有香气,家养的狗被人喂惯了,这一招应该会管用。狗果然飞身朝塑料袋跑去。

她这边片刻也不敢耽搁,急忙脚底抹油跑向院内。院内也是复古风,九曲回廊,假山石桥,美倒是很美的,只是她眼下躲狗心切,只觉得这些弯弯曲曲跑起来好费劲啊。狗发现塑料袋里并没有食物,吠叫着追过来,她惊慌地加快脚步,耳边生风,眼见小路尽头一座三层小楼,楼前两扇精雕木门。她想也顾不得想,砰地推门而入,又紧紧关上。

狗追到门口吠叫一会儿,见不能奈她何,终于哼哼唧唧地悻悻离去,她背靠在门上喘着气,庆幸刚好这门也没锁。喘匀了气,她本能地四下观察,见果然也是复古装修,进门右侧是间小厅,窗帘拉着,中式家具搭配暗淡的光线,气氛诡异。

忽闻身后窸窸窣窣,她脊背一凉,未及回身,只听一个尖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姑娘来啦?”

她猛地一个激灵,回身一瞧,心脏几乎要飞出喉咙口。眼前赫然一位古装男子,白面红唇,修眉细目,看打扮是……太监?有一瞬间,她是真的忘了自己此行所为何来,只惊恐地望着那古装男子。

“姑娘可是姓罗?”

“正、正是。”

“请随我来。”“太监”一眼也不多看她,话落身子一转,影子一样飘向幽深的走廊。她屏息细听,是真的没有脚步声。

罗开怀心理素质不错,此刻却真真切切感到腿软:“请、请问……”话一出口又不知道该问什么。

——这里是朱家吗?

废话,你没看过地址吗?

——你是朱宣文吗?

当然不是,你没见过照片?

——呃,这房子为什么这么怪异?

要你管?

脑中自问自答好几个回合,终于一个都没有问。“太监”也完全没有要听的意思,只一路脚步不停,七拐八拐,最后带她拐进走廊尽头一间小屋。小屋里光线更暗,气氛也明显更诡异。

“换好衣服在这里等着,我去请皇上过来。”

罗开怀顺着“太监”兰花指所指的方向望去,这才看见身旁的桌上放着一套古代女人的衣服,脊背顿时凉飕飕的。

“这个,我要穿这个?”

“给你半盏茶时间,皇上马上就到。”“太监”一个字也不多说,话落便消失在门口。

她心里怕怕的,暗想一个星期三万元果然不是那么好赚的。忍着胆怯拿起衣服来看,只见桃粉色的缎子,袖口绣一圈小花,针脚细腻精致,其实还是蛮漂亮的,比影楼里的古装衣服好多了。看着看着,女人的生物学本能渐渐占了上风,她在身上比了比,又饶有兴趣地换好,还原地转了几个圈。嗯,大小刚好,简直像量身定做的一样,只可惜这屋里没镜子。

半盏茶时间过了,“皇上”还没驾到,她按捺了一会儿,不由得开始打量起屋子里的陈设:明式桌椅、博古架、瓷器、玉器……咦?对面墙上挂着一幅画。

一种奇异的感觉荡过心底,她慢慢朝那幅画走去。画上是位古代女子的全身像,面容似乎很清秀,她又走近些,仔细看女子的面容。

突然,毫无防备地,无边的寒意裹挟着最深的恐惧,铺天盖地朝她卷来。她飞快地以手掩口,可还是惊恐地叫出了声。

画中女子竟和她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!

她紧紧闭上眼睛,再睁开。

还是一模一样!

我在哪里?我遇到了什么?刹那间只觉身处最骇人的恐怖片中,她一手扶着桌子,一手按住心脏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突然,一只手从身后搭在她的肩上,耳边传来一个低频男声:“爱妃。”

“啊!!!”

罗开怀奓了毛的猫似的尖叫着跳出老远,回身惊恐地看着那个男子。

一室幽暗,薄帘遮挡的小窗透进一点淡光,男子就站在那淡光里,一袭黄袍加身,胸口处绣着一条醒目的金龙,龙鳞龙爪栩栩如生,在暗弱的光线里犹自发出熠熠光芒。罗开怀被这气势震了一震,满心恐惧刹那都淡下几分,只觉内心波云翻卷,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盈满胸间。她借着暗光打量男子容颜,见他额头宽阔,鼻梁高挺,一双薄唇轻抿着,脸在暗光下愈显轮廓分明。

一定就是朱宣文了。她怔怔凝视着他,只觉此刻面对面站着,真人与照片又有几分不同,这不同不在于他此刻穿了龙袍,也不在于真人看起来更立体,而在于……眼神。对,眼神不同,他为什么那样盯着我?好像比我还震惊?哦!她心有余悸地瞄一眼那古画。难道他也被我和那幅画吓到了?

“太监”一声尖嗓,打断了她的愣怔:“还不参见陛下?”

罗开怀这才回过神来,真是丢人,心理医生居然在病人面前失神。情急中她飞快脑补古装片里的镜头:“臣妾见过皇上。”

说完才反应过来,自己行的好像是清朝的礼呢,还有,我为什么要说“臣妾”?

“皇上”倒是没计较她的礼仪,震惊的眼神也收了收,只是眼底深处仍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异样。

“你是谁?”他沉沉地问。

“呃,我……”

原本她是想过的,要被朱宣文接纳,自然不能说是心理医生,她想可以自称御医、宫女什么的,或者见机行事,可是今天自从进了朱家,一路惊吓不断,此刻又被他的目光逼视,事先的准备竟忘了个一干二净。

“我……我是……”她脑中飞转,一下只想起刚刚那句吓得她魂飞魄散的“爱妃”,脱口而出道,“我是您的爱妃呀,我姓罗,罗妃。”

不过是胡乱敷衍的一句,谁知话音刚落,他刚刚平静的眼里竟再次波涛汹涌,目光几乎要将她穿透。她暗自惊讶于他的反应,猜想是话里哪个信息刺激到了他。正欲捕捉些什么,却见他胸腔起伏,眼中震动又如潮水般退了下去,重新显现的,是那种淡淡的、冷冷的眼神,带一点与生俱来的骄傲。

“既是妃子,朕为何从未见过你?”

见过我才怪。罗开怀一边腹诽,一边应付说:“臣妾愚笨,久未得皇上宠幸,想必皇上是忘了吧。”

他闻言,拿目光认真地打量她,竟真的像在记忆中搜寻一般。她不由得又是一阵懊悔:干吗要说“宠幸”?万一他被那两个字刺激到,今天真要宠幸你怎么办?

好在他也似乎并未受那两个字刺激,良久终于收起目光,转过身去背对着她,平静的背影再看不出情绪起伏。

“戴公公,带罗妃下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太监”恭恭敬敬地对背影行了礼,又给罗开怀一个“还不快走”的眼神,转身幽幽飘出门去。

大家都在看
读过本书的人还读过